绢帕

张晚讴:

雨至不停,至有很多思绪落下来
远方的你也在雨中吗
那一绢帕静静地躺着,你体温的深处
是春吗?是一直流动的星尘吗


想你成了长久事
绢帕的终点便是罗云的深渊
我至于沉默,星无声,溪水无声
一个夜带给我的,是你的长发带给我的


想到细萝的簟纹把梦印在你的颊上
想到丝袜勒在你脚腕的痕迹
蚕若成蛾,谁来啮你心间的叶呢
树都结了果子,你尝过哪一颗


萧萧至于萧萧,春色无声无息无痕
唯有清贫的薄雾带着你的踪影
你唇上的红历经艰险,一吻
多久长的梦,多不可思议的梦


唯有柳的腰身不变,不是五月
无絮无雪,不是折枝送旧人
可新人来去,空荡荡的街
免于忧愁的,思乡的,无可奉告的


我折绢帕于匣中,像抚你的心弦在过去
太久的雨季,已让剑锋发霉,弦音喑哑
我不作一棵梅,我做桃花,想你便绚烂
便及一个春,虽则尘泥脏了你的鞋跟




2017年3月24日

评论
热度(25)
  1. 拔剑四顾心茫然张晚讴 转载了此文字